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哈哈,你這小子,油嘴滑舌。放心吧,機會人人都有。”柳主任笑罵道。

  “有您這句話,我就放心了。我要當您一輩子的學生。”住院總很會打感情牌。

  幾句話就把柳老哄得眉毛都笑彎了。

  在領導心中留下了好印象,以后撈鍛煉機會也就更容易。

  “好了,繼續手術吧!小周,你幫著拉鉤,注意看我怎么游離病變組織,特別是挨著大血管、重要神經的部位,技巧、經驗都是極為重要。”

  柳老繼續為病人手術。

  并且直接讓周燦參與手術。雖然只是一個拉鉤的活,但是這可是一臺三級普外手術。

  有一位主治都在干著拉鉤的活。

  他一個實習生能躋身于拉鉤之列,已屬殊榮。

  住院總的一張巧嘴,終究沒能撼動周燦在柳主任心中的地位。今天這臺手術,他是注定只能站在周燦后面了。

  此刻,柳老已經開始了。

  小心翼翼的一刀一刀將那顆巨大淋巴結腫物與周圍組織剝離。

  手術刀在他手中就像活了一樣。

  哪一刀該切哪個部位,力道、角度、劃拉長度等等,全都是妙到毫巔。

  一助的配合也是非常到位。

  剝離病變組織時,會不斷產生新的出血點。

  一助便會立刻手握電凝刀點過去。

  出血瞬間止住。

  他們兩人配合十分默契。

  二助的工作是輔助主刀手術。比如托住腫物,或者把有可能妨礙手術的組織拉開,讓最佳手術視野暴露在主刀面前等等。

  周燦發現近距離參與手術與站在遠處觀摩,完全就是兩回事。

  明明操刀的是柳老,周燦卻有著一種身臨其境的緊張。

  每次看到柳老刀起刀落,他的心便會隨之起伏。

  落刀時,他的一顆心懸起,精神高度緊張。會情不自禁的擔心,這一刀萬一劃破病人的動脈血管怎么辦?該不會切到神經吧?

  直到柳老的刀抬起,病人無恙,他才會暗松一口氣,懸著的心隨之落地。

  ……

  手術進行得很順利,所有需要切除的淋巴結、腫物一一成功摘除。

  周燦自覺收獲極大。

  對腫物、淋巴結的分離、切除有了更深刻的認知。

  比如將腫物與動脈血管分離時,如何降低風險,不傷到血管。又比如腫物周圍的手術環境復雜,如何抽絲剝繭,一步一步將障礙掃除等等。

  還有一助的多種止血方法靈活運用,也給了他很大的啟發。

  哪些血管需要結扎,哪些需要用止血鉗止血?

  出血點在神經旁邊該如何操作等等。

  這些都是在書上很難學到的。

  必須在實戰中學習。

  手術臺就像戰場,千變萬化。不同的情況,有不同的處理方法。

  這就要求醫生不斷積累,靈活運用。

  “好了!都切干凈了,記得拿去病理檢查。憑我個人經驗,惡變的可能很小。”柳老看了看盤子里切來的腫物、結節后交代道。

  “何漢升、宋澤,手術創面止血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  這話顯然是對一助、二助說的。

  在手術中,這兩人相當于主刀的左膀右臂。

  兩人的醫術水平均不弱,在手術中承擔了許多重要工作。

  “您辛苦了,先歇著,萬一我們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再給我們把把關。”一助表現得十分謙虛。

  二助應該屬于那種實干派。

  不怎么說話,默默干活。

  該輔助時輔助,該打沖鋒時沖鋒。

  周燦與三助仍然賣力拉著鉤,看著一助與二助做血管吻合、積液抽取等工作。

  這些工作都是很有技術含量的活。

  一般的主治都不一定能勝任。

  手術創面的止血做得不好,縫合后很容易導致血腫、積液等情況發生。這會嚴重影響病人康復。

  “柳老,創面止血完成,請您再把把關。”

  柳主任不敢大意,認真檢查了一遍。

  特別是一些隱蔽位置,甚至會撥開仔細查看。

  這種嚴謹的作風,非常值得年輕醫生們學習。

  “做得相當不錯,可以縫皮了。”

  柳主任檢查完以后,滿意點頭。

  像縫皮這種活,一助、二助、三助是看不上眼的。

  這時候,一直接鉤的周燦,覺得機會來了。

  他現在的縫合與結扎均達到了規培優秀水平,血管吻合、臟器縫合他不敢做,但是縫皮應該沒問題。

  盯著縫皮機會的人可不止周燦一個,后面的住院醫、實習生,個個都是翹首以待。

  機會稍縱即逝。

  被別人搶了先可就不好再開口了。

  周燦鼓足勇氣道“主任,能把縫皮的機會交給我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