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嗯,縫得還行。第一次上臺就能有這么好的表現,實屬不錯。”

  柳主任先是對他的縫合給予肯定。

  接著話鋒一轉“不過有一些地方還需要改進。比如這一針,間距可以再短一些,打結后,皮層會貼合得更緊密。現在用肉眼從表面上看,貼合密實,里面的真皮層實際上是有細小縫隙存在的。這將不利于傷口愈合。”

  也只有像柳老這種手術經驗無比豐富的人,才能一眼就看出皮層下有細小縫隙存在。

  “還有這里,選取針位時可以更靠近切緣。如論語所言,遠則怨,近則不遜。針位離切緣過遠,必導致縫線拉距過長,力道松散。針位離切緣過近,縫距短,拉力強,卻又容易導致皮膚被拉裂。這個度,只能由你自己去把握。”

  柳主任平時是很少講解這些基礎縫合要點的。

  也是看到周燦是根好苗子,值得培養。

  這才細細講解。

  “對了,縫合時的針位選取并非千篇一律。有些部位的皮膚韌性強,可以離切緣近一些。有些部位的皮層脆弱,則要適當拉遠與切緣的距離,以保證不崩裂。”

  看似簡簡單單的縫皮,沒想到卻有著這么多的高深技巧。

  “學生都記住了,以后定會在實踐中細細領悟。”

  周燦極度誠懇的點頭說道。

  哪些部位的皮膚嫩,哪些部位的皮膚韌性強,必須在手術實踐中慢慢摸索。

  而且年齡、性別不同,皮膚強度也會有所不同。

  兒童的皮膚肯定比老人嫩。女性的皮膚比男性要嫩。

  其中的差異,只能自己領悟、積累。

  柳老見他學習態度十分謙虛,對這個學生也是更加喜愛。

  “你的潛力非常不錯。這次的圖雅規培招聘,你可以全力一搏,若是能夠留下來,我可以向醫院申請一下,由我來帶你。”

  其他實習生聽得柳老這么說,一個個嫉妒得雙眼發紅。

  這可是天大機緣。

  要知道,柳老可是副主任級別。如果不是學術方面差那么一點,早就是主任了。

  在普外科的副主任醫師里面,柳老的實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。

  想求柳老指導的規培醫生、住院醫,不知凡幾。就連主治們都有很多爭著給柳老當學生。

  現在柳老居然對周燦一個實習生拋下橄欖枝,怎能不叫人羨慕?

  “周醫生,你這是撞大運,遇上貴人啦!”住院總酸溜溜的說道。

  酸歸酸,但是他對周燦的稱呼卻是悄然發生了改變。

  從小周變成了周醫生。

  有了那么一絲尊重。

  “謝謝柳主任賞識!”

  周燦也不傻,有這種好事,自是趕緊道謝。

  柳老笑著微微點頭。

  目光看向麻醉醫。

  “病人的體征如何?”

  “病人正在蘇醒,體征平穩。血氧略微差了點,不過在正常范圍內。”

  “嗯,這里就交給你們了。”柳老又看向一助。“何醫生,病人的術后十二小時請你一定多盯著點,有異常可隨時電話通知我。”

  這種大手術極具兇險性。

  術后十二小時被稱之為高危期。

  在整個圍術期中,它的危險系數僅次于手術階段。

  “好的。您就放心的去參加座談會吧!”

  如果把他們這一組比喻成一個小宗派的話,一助的地位相當于大師兄。

  師父不在時,大師兄承擔師父的職責。

  沒過多久,病人蘇醒,術后表現正常。

  觀察沒有問題后,開醫囑,送回病房休養。

  ……

  回到辦公室,平時沒什么交往的實習醫生,紛紛變得對他熱情起來。

  高冷嚴肅的住院醫生們,對他的態度也變得客氣了許多。

  他在科室的地位明顯攀升。

  這種憑真本事,贏得眾人尊重的感覺真好。

  也更堅定了他要繼續提升醫術的決心。

  寫完病程錄,把手頭的活干完,周燦開始盤算著怎樣才能趕在明天前,盡可能多升級一兩門醫術。

  目前,縫合、結扎兩門醫術都已升到住院水平,不用操心了。

  止血醫術只能等到下班后,買了白鼠或兔子回宿舍練習。現在只是一個實習生,想跑到手術臺上爭取給病人止血的鍛煉機會,那是想屁吃。

  解剖同樣只能回家練習。

  本來,周燦是沒指望搶在規培招聘前把解剖升到三級的。

  因為他要提升的醫術實在太多了,時間有限,只能優先提升更重要的縫合、結扎、病理診斷。

  現在嘛,他突然有了巨大野心。

  只要好好規劃,合理利用所有資源與時間,或許能夠趕在規培招聘前把四門外科基礎醫術、病理診斷全部升到三級。

  真要把這五門醫術全部升到了三級,應聘規培醫生必定十拿九穩。

  到時候該擔心落選的就是其他人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