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生命法則……不可逆轉!

  這句話猶如一個重錘,狠狠地砸在了秦夜的頭上。

  幾乎讓他頭暈目眩。

  秦夜穩了穩心神,道:“不管如何,我都希望楚姑娘能夠幫我想想辦法,只要能找到讓詩詩復活的方法,我的這條命就是你的。今后,無論你讓我做什么事情,我都不會拒絕!”

  楚姑娘頓了頓,認真地道:“我會盡全力!”

  秦夜緊接著道:“作為答謝,這條信息免費提供給你。所有死者的唯一相同點,他們的名字筆畫是25,在安全屋內可躲避此攻擊。”

  以楚姑娘的聰慧,用不著他詳細解釋,干脆地掛斷了電話。

  躺在床上。

  秦夜第一次有了種無力感。

  哪怕先前經歷過那么多次死亡邊緣的危險,他都不曾放棄過求生,可如今……

  死的人是李詩詩。

  他的所有保命手段,對一個普通人都是沒用的!

  人面鬼書的回答是沒有……

  楚姑娘也說沒有……

  但秦夜必須要相信有!

  如果連他都放棄,那么李詩詩就真的只能是一個死人!

  這時,楚明月敲門進來。

  望著躺在床上,死氣沉沉的秦夜,她走過去勸慰道:“我知道你現在非常難受,但只有你能救詩詩,所以必須要振作起來!”

  秦夜喃喃道:“我剛剛問了人面鬼書,它說從未聽過死而復生的方法。我又問了楚姑娘,她說……生命法則,不可逆轉。”

  “楚老師,我現在真的失去了方向。”

  如果有方法,哪怕再難,他也可以去嘗試,去拼。

  但如今……

  空有力氣,沒有地方使!

  只能坐在這里干著急,這才是真正的絕望!

  楚明月在他身邊坐下,開口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在我心里早就已經把你和詩詩當成了家人,所以我現在的心情跟你一樣。”

  “咱們是詩詩最后,也是唯一的希望,無論如何不能陷入絕望的深淵之中。”

  “否則還有誰能把詩詩拉出來?”

  秦夜點頭道:“我明白。楚老師盡管放心,在沒有救活詩詩之前,我是不會倒下。”

  哪怕再難,他也要想出一個能救活李詩詩的方法。

  這個方法也必須存在!

  要說誰最有可能做到這一點,只有兩種可能:

  一,獵詭人;

  二,惡鬼!

  秦夜還是堅信,在這個詭異世界中,任何離奇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。

  包括死而復生!

  他對楚明月道:“楚老師,你立即向世界各國共同發出一道懸賞,只要能提供能讓普通人死而復生的消息,并且可靠,獎勵千噸磁鐵!如果能將人救活,獎勵萬噸,以及百余件詭異之物!”

  秦夜要拿出所有的家底去賭。

  盡管這么做非常自私,但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。

  只能能把李詩詩救活,那些失去的東西,他有自信可以再一一地掙回來!

  目前世界上有多少獵詭人,有多少詭異案件,他們的能力都是什么,根本無法統計。

  盡管希望渺茫,但重賞之下,說不定就會有所發現!

  哪怕受騙,也比完全沒有方向要強!

  重賞之下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確實得到了許多消息,但經過驗證,無一個有用,反而還浪費了大量時間。

  即便如此,秦夜也只能寄希望于無數個假消息當中,什么時候會出現一個真消息!

  好在丁小雨可以保證李詩詩的身體不會腐爛,不然,根本撐不到現在!

  如今距離李詩詩的死亡已經過去半個月,還是一無所獲。

  秦夜也只能每天干著急。

  這日,楚姑娘打來電話,“有一個對你而言,不算好消息的消息。”

  秦夜想了下,瞬間意會,問:“找到兇手了?”

  楚姑娘回道:“是的。對方是不列顛國的一名獵詭人,不過他現在已經失蹤,無法找到。我想用你手中的一件東西,來將此人殺掉!”

  秦夜立即明白她指的是什么。

  閻羅之筆曾經是總局倉庫中的詭異之物,所以楚姑娘知道其功效,并不意外。

  “可以。”

  秦夜沒有拒絕的理由,將兇手殺掉,也算是為李詩詩以及死去的中江市居民報仇!

  楚姑娘說道:“一旦使用閻羅之筆殺人,持筆者也會死,如果你不方便,我可以找一位死刑犯代替。”

  秦夜淡淡地道:“不用,你將他的資料發過來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