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誰在那里!”

“大哥,是我。”

原來是睡在隔壁房的水蚊子,這小子不知道什么時候聽到動靜跑來看了。

水蚊子畢竟年齡小,心理承受能力差,讓他目睹太血腥的畫面不合適,我便趕他回屋去。

水蚊子立即說:“我睡醒了,這個姐姐做錯了什么事,你為什么要把她綁起來啊?”

我不耐煩,罵道:“大人的事兒小孩子亂打聽什么,趕緊滾回去睡覺!”

憨憨長相的水蚊子說道:“大哥你不用騙我,我剛剛都聽到了你們說的話,是不是這個姐姐偷了你的東西,她嘴硬不開口,你想對她嚴刑逼供。”

我正要罵,水蚊子又說:“我有辦法讓她開口。”

“你有辦法??說來聽聽。”

水蚊子走進來,撓頭說:“是啊大哥,我有辦法,對付嘴硬的人一般手段不管用,就得給他們上些不常見的手段,我們可以先用漬舌法,要是她還不招,可以用鐵褲衩法或者用螞蟻找洞法。”

我叼著煙,陷入了震驚。

水蚊子指著女賊說:“漬舌法就是把這個姐姐的舌頭拽出來,用老虎鉗夾住,在用小刀在她舌頭上劃幾個傷口,然后把鹽撒到傷口上,這樣一來,等口水把鹽慢慢化開了,人會很疼很疼的。”

水蚊子接著又說:“要是還不招,就用螞蟻找洞法,方法是把鐵絲燒紅,在她腳底板上燙個洞,然后撒上白糖讓螞蟻吃糖,這樣又疼又癢,嘴在硬的人都能撬開。”

“你他娘的,你小小年紀不學好,你從哪里知道這些東西的?”

水蚊子洋洋得意道:“看電視學的,這才哪跟哪兒,我的辦法還多著,滿清十大酷刑在我眼里都是很低級的東西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