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你誰啊?”

我指著自己道:“咱們同屬盜門,但我的江湖輩分最起碼要比你高出八個輩兒,你師傅是西安神偷門的誰?是翻墻猴兒劉華,還是張立軍張鎖匠。”

“你竟然認識我師傅!我師傅就是西安張鎖匠!”

我搖頭:“我不認識他,但他絕對聽說過我的大名,我叫神眼峰,隸屬北派正統,你們西安神偷門不在西安活動,怎么跑淳安來了。”

她驚喜道:“西安不好混了,大水沖了龍王廟,天下盜門一家親!都是誤會!你趕緊把我放了!這次是我師妹踩的點兒!要是早點清楚你們底細!這活兒我絕對不會干!”

“你師妹?”

“是!你們見過!她住你樓上,她個頭和我差不多,長發。”

我臉色一變,瞬間想到了那天樓上掉衣服下來那女的。

原來她是干踩點兒的,怪不得我們住的房間都被摸清了。

我疑惑問:“你真沒偷那塊兒骨頭?就在桌上,用一張藍毛巾包著。”

她稍一沉思,突然激動道:“想起來了!當時桌子上是有一塊藍毛巾!我嫌礙事隨手給扔了!”

“你扔哪里了!”我忙問。

“扔.....可能扔到了垃圾桶!或者丟到了桌子后面!”

把頭豆芽仔他們剛撤走,我立即給把頭打去了電話,讓他回思源賓館翻垃圾桶找桌子后面。

此時,她又看著我道:“你真是個怪人,按照師妹的計劃,我們幾天前就該動手,結果你每晚只睡一個多小時就會醒,導致我遲遲不敢下手,我師妹還在你棉拖鞋里撒了釘子,沒想到,你這人睡覺連鞋都不脫。”

這點我真不知道,我很多時候晚上睡覺不脫鞋不脫衣裳,習慣了,一方面也是為了隨時跑路。

關于自己身份這點她應該沒說謊,因為事先在鞋里放釘子這招確實是西安神偷門慣用伎倆,中途如果主人醒了穿鞋去追,那就會中她們的招。

等了不久,有好消息傳來,把頭電話里告訴眉心骨真找到了,確實是掉在了桌子后面,聽到這則消息我重重松了口氣,原來鬧了場烏龍,害我把身邊所有人都懷疑了一遍,但下一秒,把頭卻話音一轉道:

“云峰啊,找是找到了,但東西壞了。”

“把.....把頭.....什么意思?”

把頭淡淡道:“人骨保存時間太久,內部有所風化,摔壞了,碎成了十幾塊兒。”

我舉著手機,臉瞬間黑了。

“好,那我知道了把頭。”

“怎么樣?東西是不是找到了?我說了我真沒偷你還不信,現在能把我放了吧。”

我深呼吸說:“你是沒偷,但你把我的東西弄壞了,要是不給個說法,我沒法向其他人交代。”

她激動道:“那個大個子都把我傷成這樣了!還想怎樣!虧你我還是同門!不就是一塊骨頭嗎!那能值多少錢!我照價賠給你就是!”

我點頭:“可以,兩千萬,你賠給我這事兒就過去了。”

“你去搶好了!一塊兒破骨頭而已!你怎么不說兩個億!”

我解釋說:“我一分沒多要,因為你不知道那是誰的骨頭。”

她盯著我道:“就算是玉皇大帝的骨頭都不值兩千萬,本姑娘今天技不如人我認栽了,按照咱們道上規矩退一賠十,我拿了一萬,最多賠你十萬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