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大個子!你抓疼我了!我都說了對不起了!我不知道那鴨子是你養的寵物!”

這女小偷眼中似有淚光,不知道是被魚哥嚇的還是疼的。

魚哥手不松開,認真道:“你錯了,鴨子不是寵物,它是我們一員,也是我魚文斌的好朋友,它不會說話,所以我得替它出這個頭”

話應剛落,魚哥手腕便開始發力。

“救命啊!疼!”

我臉色一變,趕忙上前拽住魚哥。

“魚哥!她是西安神偷門的人!和咱們同門不同派,我估計咱們把頭就算沒和她師傅深交那也是個臉熟。”

“那又怎樣?”

魚哥手依然不肯松,仿佛下一秒就要廢掉這女小偷。

我深呼吸道:“吃她們這碗飯的人,手一但斷了就等于是個廢人了,當初在鬼崽嶺阿春捅了小萱背叛了我們,田三久要殺她,魚哥你想想當時把頭是怎么做的?”

魚哥眉頭緊鎖。

我道:“把頭當初是在言傳身教的告訴我們,就因為把頭從田三久手里保下阿春,你看后來折師傅幫了我們多大的忙?所以魚哥,咱們行走江湖,做事兒留一線日后好相見,該放手時須放手,得饒人處且饒人啊!”

魚哥沉默了半分鐘,慢慢松開了手,我趕忙遞眼色。

這個自稱叫香蕉的女小偷深深看了我一眼,她仿佛想記下我的模樣,隨后捂著肩膀快步跑走了。

類似這種得饒人處且饒人的事兒我干了不少,以至于時過多年,我輝煌不在,可還有不少人愿意拉我一把。

人性本惡,但也有好的方面,用佛家的話總結說就是“當年種善因,今日得善果。”

趕到旅館,人都在,看著碎成大小塊兒拼在一起的眉心骨,我臉都要綠了。

方臘當年是摩尼教教主,起義軍首領,怎么說也算一代梟雄,到了八百年后的今天可能就剩這點骨頭了,還讓我給霍霍碎了。

小萱出主意道:“實在不行咱們拿502粘一下,反正對方又沒見過實物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