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封神榜異動,哀鳴陣陣,猶如喪鐘,震動北天,神域共聞,驚動萬方。

  一百零八桿星辰旗沖天而去,彷如百川歸海,周天星辰在白日青天時共現,匯聚星力仿佛九天銀河!

  那一條星力銀河自虛空而落,沖進皇都之中,猶如一條白龍撲地!

  韓厲與青蓮韓厲一同出現在霸下負天陣外,此刻即便不用取月術,也可以看到西方那一道通天徹地的星力銀龍!

  “皇都出了何事么?”

  青蓮韓厲微微皺眉,封神榜今非昔比,而今已是合體法寶,又有龍脈滋養,器靈靈智不凡,不會無緣故如此。

  這樣的變故想來便不小,上一次引動一百零八桿星辰旗,還是為了鎮壓域外邪神王。

  且也不曾催動到而今這個地步。

  “我去皇都一趟。”

  韓厲當機立斷,他這個韓王,雖說而今早已經超然一切,可還是景泰帝封的,沒道理將大燕的事置之身外。

  當下,他化作遁光快到了極致,五行大遁眨眼便過數十萬里,幾乎是下一瞬便出現在了皇都之中。

  “外臣韓厲求見!”

  皇都之外,韓厲落下身形,天音滾滾仿佛九天雷霆,振聾發聵。

  依據禮數,韓厲作為封王,并不能隨意離開封地,即便而今他這個韓王是神域共尊,可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,且對于景泰帝,他是發自內心的尊重。

  事實上,他以往每一次來皇都,都是事先問過意見的。

  就如同昔日三大神族入侵天寒郡,景泰帝率眾馳援,都在天寒郡外等待一樣。

  韓厲沒道理不禮敬這樣一位長輩。

  他的聲音沒有掩飾,整個皇都之中,所有人都聽聞。

  似乎比大放光明的封神榜更令人安心,有些人這時候才琢磨過味來。

  大燕同韓王保持好關系,一旦天下有變,韓王瞬息之間便能夠出現在大燕境內。

  且看這個態度,肯定是站在大燕這一邊的。

  “韓王不必拘禮,快快入內城!”

  幾乎是韓厲的聲音傳遍整個皇都的下一瞬,成化帝的聲音便從皇宮內城傳出,聽起來溫和但卻帶著幾分急促。

  雖說,韓厲每次來,都是同意直接進入內城的,可卻從未有過現在這樣的急切。

  這樣的言語,叫皇都之中許多不知發生了什么的人,心中都不由得騰起一股不好的猜測來。

  以往的成化帝,雖然是按韓厲同輩算,但相處之中,總是帶著幾分拘謹與恭敬,不像此刻。

  韓厲眉頭微微一皺,縱步入皇都,一步一景,雖然是徒步進入,可卻施展出了空間大法,一步便是數十里,近乎縮地成寸一般。

  須臾間便出現在了皇都內城門口。

  韓厲到時,成化帝還在急匆匆地從皇城內往外趕,而皇城宮門之外,已經有文武百官在等待了。

  文官為首的,乃是周世堯、段文若、王景琦等人,其中周世堯乃是大燕國武靈學院的總院長。

  當年便是化神期大修士,這些年,修為也在不斷提升,雖然隱而不發,但韓厲還是一眼看出,他已經突破到了返虛初期。

  至于一旁的段文若,便是昔日舊友段政文的爺爺,大燕的三公之一御史大夫,段家的頂梁柱,大燕文官幾乎盡出門下。

  雖然修行不顯,而今竟然也達到了化神期。

  王景琦則是大燕的戶部尚書,當初朝中首推金丹家族聯盟的那位。

  而武官之首,自然是宋三河了。

  這位不看還好,而今一看,赫然已經升了一整個大階層,來到了返虛中期。

  韓厲已經很久不曾關注過大燕的家族榜了,不算天寒郡,而今的宋家,在家族榜上只怕真的僅次于皇室。

  “韓王。”

  韓厲的身影出現的很突兀,幾乎是一瞬間,很多人,即便是兩位返虛期大修士都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原本都在竊竊私語,突然之間隊伍最前方出現一個身影,嚇了不少人一跳。

  等看清是韓厲之后,紛紛下拜。

  不說修為,單單是爵位,這位都是除開皇帝,凌駕其余任何人之上。

  要知道,整個大燕立國以來,異姓爵位最高不過做到侯爵罷了,連公爵都不曾有,何況一個異姓王?

  而且是那種,一字并肩王。

  按照禮儀,百官是要行大禮的。

  “不必多禮。”

  韓厲趕忙伸手托住宋三河雙臂,文武百官都感受到一股無形之力將他們的身體硬生生捋直。

  跪不了,根本跪不了!

  “發生了何事?”

  韓厲開口詢問道。

  “我等不知。”

  文武百官紛紛搖頭,皇宮內城的事,就算是知道,也得裝作不知道啊!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