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閣樓之中,自皇子墜地,性命垂危之后,內侍宮娥盡被屏退,隨后太醫入內,為帝子施救。

  可三缺道體乃是天生,群醫自然束手無策,于是成化帝只能請出了景泰帝。

  景泰帝以返虛巔峰修為全力催動已是七級法寶的封神榜,本就難以操控,故而連同皇妃都轉移到了他處。

  故而此刻,樓閣之中,除卻韓厲與那尚在襁褓之中的嬰孩之外,便再無他人。

  明黃色柔軟的褥子被打包起來,裹著剛剛降生的嬰孩,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露在外面,看起來極其可愛。

  烏溜溜的大眼睛跟著韓厲的身影打轉,盯得很緊,似乎還帶著幾分依賴。

  確定小嬰孩氣息穩定后,韓厲才小心地將他抱起,向著外面走去。

  “怎樣?”

  一見到韓厲走出,成化帝連忙焦急而來,口中詢問聲更是急促。

  就連對韓厲有信心的景泰帝都難以自持。

  畢竟韓厲一進門,哭聲立止,讓人生怕有變。

  “恭喜陛下,帝子暫時無恙了。”

  韓厲輕笑道,他說的很嚴謹,確實是暫時,畢竟還沒有帶回火楓山,讓家里的靈根老爺們好好看看。

  還沒等兩位君王喜上眉梢,韓厲便開口道:

  “這孩子,日后便跟著我修行吧!”

  三缺道體熬過先天大弊后,前途不可限量,這樣的人,以老六的性格,肯定是要打上火楓山烙印才對。

  本以為,這將是一盆冷水,澆滅兩位君王好不容易才有的喜悅之情。

  卻被想到,韓厲這話說完,成化帝與景泰帝臉上的喜悅反倒更加濃郁了,險些抑制不住。

  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  成化帝撫掌大笑,這簡直是天大的喜事,不亞于自己終于有了孩子,大燕國祚有后。

  而景泰帝則情緒稍微收斂,也是滿含笑意望著韓厲道:

  “一言為定,雙喜臨門……”

  他已經算明白了韓厲的些許話術,若是真的沒救,韓厲不可能說帶在生邊修行。

  既然是帶在身邊修行,那么就證明,自己這個孫兒,不但有救,甚至未來成就還不會低。

  在者說,能拜韓厲為師,絕對稱得上是一件大喜事,大燕皇室同火楓山韓家的關系,將會更加親近。

  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,都是一件大喜事。

  他笑瞇瞇的捋著須子,目光掃過一旁還在傻樂的成化帝,心中不由得嘆了口氣。

  這個傻大兒,還是沒有學到自己的政治手段,于是他看似不經意地推了一下成化帝。

  一道傳音已經遞了過去。

  樂呵呵的成化帝微微一愣,隨即便反應過來,但卻沒有立時依言行事,而是笑著道:

  “這孩子既然有此福澤,是他的造化,朕還有個不情之請……”

  “陛下請講。”

  韓厲朗聲道,懷中幼兒瞪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視線絲毫不離開韓厲的臉,對旁邊的生身父親都置之不理。

  成化帝瞥了襁褓一眼,頓了頓道:

  “還請韓王為這孩子取個名字。”

  韓厲微微一愣,隨即笑起來,終于有人認可他的取名天賦了。

  想想自己曾經去過的名字,比如前世養的那一條臘腸犬,他就取了一個生動形象的名字,叫細狗!

  就充分按照特征取名,且很是妥帖。

  這一世,那些妖獸化形后,都自己帶個名字,一點發揮的空間都沒有給韓厲留。

  而且它們好像很怕韓厲取名字……

  只見韓厲目光落在襁褓之中那一張稚嫩的新鮮面孔之上,只覺得這新生兒太可愛了。

  通體粉紅,肥嘟嘟像只小豬仔……

  粉紅,小豬,小豬,粉紅……

  這么微微一琢磨,韓厲瞬間就有了靈感。

  “我看這孩子,雙目靈動有神,明若星辰,清澈澄凈,不如就叫他佩奇好了……”

  成化帝瞬間石化,前面說那么多,和后面這個名字有什么關系啊?

  反倒是景泰帝,反應迅速,瞬間找補道:

  “什么?沒看出來,你小子還挺有文采,燕明清,好名字!”

  景泰帝對著韓厲豎起了大拇指。

  韓厲微微一愣,“不是,我說的是佩奇,小佩騎豬那個佩……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