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文武前列,周世堯與宋三河對視一眼,隨即帶頭山呼“太子康泰,大燕永昌”。

  這兩個化神期大修士,多年為官,自然知道一國太子的確立代表著什么。

  在凡人國度,冊立太子以為穩定朝局,代表國家有后,即便帝王生變暴斃,也有即位之人,不至于一直群龍無首。

  只不過凡俗國度生命脆弱,人心思變,即便冊立了太子,也多有廢立,或因各種勢力交鋒而有所改變。

  但在修仙王朝,這樣的可能性也有,如從前荒誕無稽的趙國就是如此。

  但大多數修仙王朝,嫡長子即位的可能性是最大的,畢竟同出一源,皇子之間很少有修行天賦差出彼此很多的。

  大家天資都相差無幾的情況下,那么嫡長子,作為母系勢力最強,自身修行最早的那一個,無論怎么看,都是繼承皇位的第一人選。

  這一點,即便是在大多數的修仙家族之中,也是適用的,終究都逃不開實力為尊的牢籠。

  但是在降生之日便定為太子的,還是不多見的,可是文武百官皆從成化帝的言語之中品味出些許特別的意味。

  從韓王駕臨,到為帝子取名,再到定為太子,這其中,韓王扮演一個何樣的角色?

  或許,這位真正的神域最強之人,確確實實已經成為了帝子身后的那個人。

  試問,韓王要立這個太子,誰敢不立?

  文武百官尚且猜測揣摩,神域其他勢力,是不是也要猜測揣摩一下?

  誰敢捋韓王虎須?

  借著大燕太子這股東風,大燕只怕又要在神域之地揚名一次,不知道可以吸引多少散修來投。

  人流帶動經濟,在修仙世界,經濟等同于天材地寶,等同于修行資源。

  更不談,這其中可能涌現的一些人才。

  一旁,韓厲也反應過來,也不由得暗自佩服景泰帝,兩人的傳音當然是瞞不過他的。

  韓厲在政治方面并不敏感,但是無所謂,他有他心通,在場的所有人想到的一切“好處”,都被韓厲看了個透徹。

  宋三河:扯虎皮做大旗,陛下應該想不到這一招,肯定是太上皇的手筆……

  好家伙,這老小子在心里偷偷編排成化帝!

  周世堯:好啊,散修一多,武靈書院將會爆滿,快快成材,報效大燕……

  戶部尚書王景琦:錢,錢,錢,我看到好多靈石在我眼前跳舞!!!

  燕明清:阿巴阿巴阿巴……

  群聲群相盡收眼底,韓厲不由得微微一笑,大燕文武的忠心程度還是非常可觀的。

  不再是當初八賢王爭權奪利的時代了,朝廷之中沒有可以與成化帝奪權的人物。

  何況頭頂還有個太上皇充當定海神針,太上皇頭頂有封神榜,一言不合再喊一聲“厲來!”“助我一臂之厲!”

  就說頂不頂得住吧!

  當然,無論他們如何想,這個三缺道體,韓厲必須帶到火楓山,救人不能白救。

  以三缺道體修行速度之快,熬過成年,基本就是十年化神,二十年合體,五十年把大乘踩腳底!

  有韓家海量的修行資源傾斜的話,這個速度,將會更快,算來加上成年總共不過九十多年,縮短一些,說不定還能趕上時代落幕的最終戰!

  得天妒者,歷經磨難必奪天機,福禍古來便相依,只是有先有后,全在盡力。

  萬里長空一片平靜,但下一瞬,金霞騰起,慶云重重,道則閃爍似金花朵朵。

  一道通天徹地的身影,出現在大燕皇宮上空。

  那人金甲燦燦,氣息席卷浩浩長天,顯化無量大,似沖天山岳,若倒傾大海。

  充斥視野邊際,壓迫感無盡。

  “是神庭護法大神!”

  所有人心里都騰起這個念頭,已經是認出了來人。

  正是被封為神庭護法大神的道天瀾。

  說起來,道天瀾與景泰帝也曾見過,在昔日的大魏皇都,彼時,二者還是敵對關系。

  而今,已然大不相同。

  “燕國立嗣,神庭有感,太子燕明清,氣運非常,可得吾之庇護,神鋒開道,諸邪辟易!”

  道天瀾手持護道天帝劍,金甲錚錚,聲音在神域每一處角落響徹。

  護道天帝劍金光閃爍,一道金光洞穿虛空,落在了襁褓之中,燕明清伸出來的粉嫩手臂之上!

  做完這一切,道天瀾又沖著下方的韓厲抱拳,微微欠身,隨即離去。

  他能來此,自然是青蓮韓厲的安排,成化帝的冊立之言,透過番天印被青蓮韓厲所感知。

  三缺道體、大道之花與生靈道火的氣息,都一同傳遞而至,他立馬明白了本尊的用意。

  可還不至于動用番天印給一個小嬰孩庇佑,相比之下,道天瀾的實力、地位也都夠了。

  天帝劍烙印護持,這孩子哪天真給誰來上一劍,威力只怕不下于而今的封神榜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