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遙遠神域上空,韓厲二人靜靜地觀望著妖域發生的一切,看著那血腥的殺戮卷起,連韓厲都不由得發出衷心的喟嘆。

  天神試煉,在還未踏入試煉大地內部,便已經開始了。

  妖域之中都掀起了腥風血雨。

  那些無緣天神試煉的妖獸,雖然資質差了些許,但修為可也并不低。

  它們阻攔著后來者,掀起了一場血雨腥風!

  “我兒,我來為你開路!”

  有一道聲音,仿佛雷霆震動,一條青蛇人立而起,身長數千丈,一身氣息赫然處在返虛中期!

  一對猩紅蛇眼亮起,射出兩道恐怖光束,可以斬殺路徑上一切化神期妖族!

  而一條數百丈的青蛇,則趁此時機,在左右光束護持之下,沖向了最近處的虹光大道!

  “赤瞳竹葉青一族,還真是不要臉!”

  有人大罵,只恨自己族中無有足夠強者,使得它們只能自己硬拼出一條生路!

  獵殺者們亦不敢對有背景后臺之人下手,原本還磨牙吮血,此刻只能悻悻觀望!

  “哈哈,多謝父親!”

  那小青蛇大喜,一頭撞進了虹光大道之中!

  “可恨!”

  “我若有好的族部,豈會淪落至此?無緣天神試煉?”

  有人惱怒,有人生恨。

  “哼,爾等無能,又怪誰來?”

  那大的赤瞳竹葉青冷哼,傲慢睥睨地望著那些聯合在一起的獵殺者,鄙夷道。

  可下一刻,變故生了。

  那小竹葉青被一道虹光掃落,資質并沒有過關,亦無緣天神試煉了!

  “怎會如此!”

  小竹葉青大怒,一雙赤紅瞳孔更加血紅,紅到隱隱透黑,可又如何?

  它的資質不足。

  “哈哈哈,家世好又如何?”

  “空有其表!”

  “還不是與我等一般?”

  此刻,周遭一切都不吝嗇對它的嘲笑,更令小竹葉青狂怒不已。

  “父親,殺了它們!”

  它大聲吼道,那大赤瞳竹葉青亦有此意,些許小妖,也敢嘲笑它?

  一雙赤瞳紅光大放,將到不間斷的猩紅光柱橫掃八方!

  有化神妖獸被那猩紅光柱掃中,立時重創,那是赤瞳竹葉青一族的恐怖本命神通!

  可風云激蕩之中,大赤瞳竹葉青大顯神威正在興起處,沒有發現群妖之間一個不太起眼的黑袍人影,即將被它的神通波及!

  “哎,我本不欲出手!”

  葉塵輕輕一嘆,黑袍中赤紅雷蛇竄動,轉瞬間洶涌而出!

  仿佛上天震怒,赤雷滾滾,氣勢逼人,那靈雷特性恐怖,赤雷擊碎赤瞳神通,竟順著它來時路徑,向著遠處的大赤瞳竹葉青方位蔓延而去!

  “好膽!”

  大赤瞳竹葉青大喝,它雖然為擠進頂尖勢力之主的行列,但卻也是實打實的一方大妖王。

  對面那個氣息萎靡不振的男子,尤其還是個可惡的偷渡人族,竟然敢對它動手,叫它如何不怒?

  只是很快,它便發現那滔滔雷霆洶涌無比,至剛至陽,竟如火焰一般愈演愈烈!

  赤雷如同蛟龍游走而來,大赤瞳竹葉青欲要再展神通,但雙眸之中血光閃現的一剎那,雷霆已至!

  “轟!”

  赤雷落在那大赤瞳竹葉青頭頂端處,初時若隕星墜落,勢大力沉,打得它鱗甲四濺,血肉橫飛!

  隨即如同烈火蔓延,纏繞上整個千丈蛇軀,雖然是雷霆落下,卻如同天火焚燒!

  那大赤瞳竹葉青掙扎不已,苦不堪言,欲要擺脫那雷霆縈繞卻不能,最終直挺挺墜落在地!

  巨大身軀散發濃濃焦臭味道,鱗甲殘缺,十不存一,血肉模糊,沒了生機!

  甚至是元神都被這至陽至剛的雷霆化作了虛無,沒能逃遁得出。

  一招,僅是一招,便滅殺了一尊返虛中期的大妖王,叫周遭群妖喪膽!

  那些原本抱團準備抵擋大赤瞳竹葉青的大妖紛紛遠離葉塵,不敢在此地過多停留。

  原地,葉塵的身影未動,一身黑袍在狂風之中獵獵,兩袖之中赤色雷霆緩緩熄滅。

  他有些許不滿意,因他發動了烈焰靈雷,都不曾真正做到摧枯拉朽,返虛初期的修為,還是差了些。

  “還是早些進入試煉之地吧!”

  他喃喃自語,目光落在距離自己最近的虹光大道之上,隨后運起身法,向著那里飛去!

  可就在即將抵達虹光大道之上時,葉塵突然背后隱隱生寒,視野極限處,有一道金光一閃而逝!

  他驟然停步,身形剎那之間止住,反手一拳擊出!

  這一拳,洞穿虛空,威力驚人,雖然葉塵以法修為主,但身懷靈雷的他,肉身同樣得到了淬煉。

  并不遜于任何化神巔峰體修,這一拳一往無前,可以摧崩山岳,粉碎頑石!

  可葉塵這一拳打出,瞬間便感覺如同打在了固不可徹的金石之上,隨即便是一股巨力自拳鋒之上反震而來!

  這恐怖的力道,令他感覺仿佛被天星砸中,沛然莫御,身體止不住的倒飛而回,且有一股劇痛,自拳尖與肩胛處同時傳來!

  他知道,僅僅是這樣一個照面,自己便受傷了,肩胛骨破裂了。

  好強的肉身!

  葉塵體表,赤紅雷霆亳無保留地洶涌而出,此刻,他已經感覺到了生死危機!

  “葉塵,多年不見了。”

  虹光大道之外,有一道身影顯現而出,金光絢爛,發絲飛舞,有靈光纏繞其上,氣息強盛無比!

  仿佛從天而降的神靈一般,強大脫俗了。

  “是你!王騰!”

  葉塵認出了來人,那略顯熟悉的面容,不正是昔日在大魏宮廷之中與自己大戰的王騰嘛?

  “葉塵,你不行了,沒能跟得上我的腳步,終將敗亡!”

  “王騰”冷笑,身上金光無法璀璨,通天徹地,氣息雖然不盛,卻叫群妖避其鋒芒。

  “怎么?要再戰一場么?”

  葉塵也不懼他,雖然被偷襲得手,可對方話多的毛病還是改不掉,讓他有機會服下一直藏在舌底的那枚療傷圣丹。

  此刻,充沛的生機已經重塑了他破碎的肩胛骨,就連拳交處破開的肌膚,都在緩緩愈合。

  真正大戰,誰贏誰輸,猶未可知。

  “無趣,試煉之地,一決生死!”

  頂著王騰肉殼的小妖君并不與之糾纏,雖然他手中攥著強大的赤玉如意烙印,可他總是憋著一口氣。

  我小妖君怎會遜于這什么葉塵?

  但他自知此刻確實不一定能拿下葉塵,故而想在試煉之地內潛修突破,再決勝負。

  不到最后時刻,他并不想動用韓王交于他的最終底牌。

  隨即,他深深地望了一眼赤雷縈繞周身目光之中充斥警惕的葉塵,轉身踏上了虹光大道!

  一道仙靈光出現,將他裹挾著遠去,投入了試煉之地之中,不知具體蹤影。

  只留下葉塵目光深沉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最終,他尋了另一處虹光大道,邁入之前還目光警惕地掃視了一圈周遭,才放心進入其中。

  這一片地域,所有大妖都暗自心驚,只覺得天下太大,藏龍臥虎,如此短暫的時間內,便連續出現兩大天驕!

  “那個金色身影,是妖龍圣宮的小妖君吧?”

  “似乎是,好強大!”

  “是啊,聽聞他舍棄了妖龍肉身,沒想到而今竟然將肉身也淬煉到了這等地步,不遜于任何返虛期大妖的肉身了!”

  二十五年來,雖然小妖君以修為高深橫壓同輩著稱,可實際上許多人心中不服。

  舍棄了妖族天生的肉身優勢,修為再高,戰力又能強到哪去?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