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金龍宮

  曾經恢宏的宮殿群已經消失殆盡,這還只是幾人交手的余波而已,若是刻意的破壞,恐怕整個金龍都都已經被拆了。

  一片爛石之中,歪歪倒倒的立著幾人,樣子看起來都頗有些狼狽。

  路西法原本漆黑華麗的羽翼變得殘缺不堪,一邊羽翼被連著骨頭生生撕掉了一半,鮮血順著羽翼在地上流成了一灘。

  胸口處一個觸目驚心的大洞,半顆心臟還在努力跳動維持著生命。

  也就只有妒之境的強者才能在這種傷勢下還沒有咽氣了。

  路西法雙手被燒的失去了皮肉,連著頸膜的骨手拄著劍,撐著自己的身體不倒,努力維持著最后的優雅。

  但任誰也看得出他此時狀態不好了。

  說是強弩之末都不妥當,應該就剩最后一口氣了。

  一直在外圍支援的格魯情況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手上的寶弓已經不知道丟去了哪,兩條手臂垂在身下,幾乎已經沒法動彈了,彎刀無力的勾在手指上,這位刀術大師,竟然已經拿不穩自己的刀了。

  最慘的還當屬山德魯。

  作為傳奇亡靈法師,山德魯惡心人的手段本來就不少,屬性上又讓彌修極度厭惡,幾乎一開戰就遭到了重點打擊。

  妒之境的亡靈惡魔都護不住他。

  原本看起來高大威勐的亡靈惡魔,此時已經被燒成了一團一米多的焦炭。

  即便成為亡靈之后,實力有所下降,也很難想象,火抗性高的離譜的惡魔會被燒成一團焦灰。

  山德魯本人更是被拆成了一堆骨頭渣滓。

  要不是李察還能感受到山德魯靈魂的存在,怕是都以為他被旭日之主徹底燒成骨灰了。

  當然,李察此時的狀態已經沒有多少功夫去關注手下的情況了。

  幾乎從不離身的天使聯盟被打落在了地上,龍王神力都出現了殘損。

  系統的神器并不是真的絕對堅固的存在,當受到的攻擊超過閾值時,依然會被破壞。

  此時彌修的實力,幾乎已經到了這個世界的最頂端,若是要做對比,那相當于光明之龍的水平。

  龍王神力在其連續攻擊下出現破損,也是正常情況。

  此時李察身上的斗氣金焰已經熄滅,整個人被彌修掐著脖子拎在半空中。

  肩上的護甲完全碎裂,整個肩部逗明顯塌陷下去,顯然是被什么鈍器所傷。

  本來作為主要戰力的阿拉貢,此時更是整個身軀都被撕成了數塊,也幸好阿拉貢已經是傀儡之身,王宮才沒有變成血腥之地。

  “怎么樣,我的提議依然有效,只要你點頭,亨特家將取代查爾曼家成為新的統治者。”

  “不,你甚至可以擁有超過查爾曼家的權勢,不止人類,整個物質世界,巨人,獸人,海族都將接受你的統治!”

  彌修提著李察,冷漠的眼神中出現一絲神采。

  到此時,彌修似已勝券在握,并沒有哄騙李察的必要,讓李察當這人間之主,百族共尊,倒確實是真心的。

  “那我這身烈陽斗氣呢?”

  李察所修的斗氣源自阿拉貢,一般都斗氣功法能到圣階便算得上是頂級的功法。

  然而阿拉貢卻硬是整出來一套可以竊取部分旭日權柄的斗氣功法。

  李察此時已修煉至妒之境,已得了部分旭日之力。

  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,但也絕對是旭日之主難以容忍的。

  人間權力之爭,往往都能爭的你死我活,家破人亡,更遑論這種大道之爭。

  “當然是要廢去。”

  “以你的天賦,便是再重新一門功法,也不是什么難事吧?”

  天賦個毛啊!李察自家人知自家事,真要論天賦,他的真實水平就是得到系統之前,北地第一天才已經算得上是天花板了。

  十幾歲的騎士階而已,那種天賦能到天空階都不容易,更別說現在妒之境的實力了,還不都是靠著英雄無敵系統來的。

  現在把烈陽斗氣給他廢了,他從再找經驗升個幾十級呢。

  “倒也不是不行,但我還是有個疑問。”

  李察艱難的從快被燒熟的喉嚨里擠出了一點聲音,常人怕是都難以聽出他說的是啥。

  不過彌修依然聽得真切,微微點頭,示意李察說下去。

  “你現在到底是彌修還是旭日之主,百十年后又是什么呢?”

  旭日之主或是說彌修對李察的善意幾乎是擺在明面上的。

  但論起雙方關系來,李察和旭日之主之間的關系絕對稱得上惡劣,光是對方的神使就干掉了不止一個。

  甚至直接在北地大規模打壓教會的發展,比起王國方面,力度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在北地堪稱完備的官僚體系下,旭日神教在北地的勢力幾乎被一掃而空。

  從旭日之主的角度來講,這絕對是一種冒犯,不把李察靈魂抽出來燒烤已經算是脾氣好了,哪會有如此大的善意。

  唯一的可能就是,旭日之主此時真靈在彌修身上蘇醒,受到彌修本身思想影響太大了。

  單論彌修本身,李察得承認,這是個真正同情下層人的好人,帶著教會造反的初衷都是為了掀翻腐朽的貴族統治。

  當和教會本身理念不合的時候,果斷選擇離開了教會。

  至于什么時候彌修又和教會攪到一起了,大概就是旭日之主的真靈在其體內蘇醒的時候吧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彌修和旭日之主就是同一人,只是為了豁免弒神戒的傷害,旭日之主此時的人性更重一點。

  而人性,自然就是屬于彌修的那一部分。

  彌修對于北地的平民生活的狀態是認可的,雖然人們過得依然辛苦,但在這個時代,努力就能吃飽穿暖還有一點結余,已經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成就了。

  而在彌修眼中,作為北地王的李察,當然也就成了比查爾曼家更合適的統治者了。

  可是活五十年的是人,活一百年的是人,活數百年數千年的,還是人嗎?

  彌修的人性,只是旭日之主身上微不足道的一絲痕跡,隨著時間的推移,大概率又會恢復旭日之主無情的本性。

  大陸諸族包括李察,在過完幾十年相對不錯的日子后,又將面對精靈帝國時期視萬物為螻蟻的神靈。

  或許比精靈還要慘,畢竟旭日之主要成為的是那種在神靈體系里也比較炸裂的一神系。

  以旭日之主強大的力量和霸道的風格,之后容下其他神系的可能性怕是很小。

  李察能想明白的事情,此時的彌修當然也能想明白,百十年后,人性的流失幾乎是不可逆轉的事情,人和神,本質上就是兩種不同的生物。

  到底是彌修還是旭日之主?

  李察一問之下,彌修肅穆的表情明顯出現了一絲掙扎,但很快又重新嚴肅起來。

  “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如何選擇?”

  “與其關心我是彌修還是旭日之主,不如考慮一下你自己?”

  “死亡,還是成為物質世界的王?”

  “咳咳!”

  說話間,彌修手上的力氣不自覺加重了幾分,李察本就極其難受的嗓子一受到刺激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,這傷勢,隨時都要嘎掉的感覺。“我當然不想死……”

  李察翻著白眼,感受著前所未有的死亡恐懼,從穿越至今,他還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