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搬市里去了,這邊房子地都賣了。”徐熙鳳點點頭。

  “那怎么回家來也不說一聲呢?”老王太太有點埋怨:“好歹志剛也能去搭把手,這么大個的事兒。”

  “也不用,”徐熙鳳說:“我哥都沒用,我妹夫那邊給安排的人和車給搬的,都是搬完了我爸才和我說。”

  “真行,你爸媽這也是要開始享福了,不聲不響的你說。你這個妹夫可不白找,你家老丫真是有福的。太能耐了這也。”

  “她倆是初中同桌,就在六中念的。”

  “媽喲,像小說似的,就認準你家老丫了唄?那可真不容易,老丫初中那是八幾年吧?八四年?”

  “嗯,就那幾年。”徐熙鳳點點頭:“媽,我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,你看看怎么處理了吧,放家里也是堆著。”

  “怎么的呢?”

  “他不讓,說當經理了得穿好點兒,要不讓人議論。我感覺說的也對。”

  “那是,那可不能給人家丟了臉面,這話得聽。”

  “那我用打扮打扮不?”王志剛摸了摸自己身上。

  徐熙鳳瞪了他一眼,笑起來:“給你打扮,等家這邊安頓好了給你買幾身好的出去得瑟。以后你工資自己留著花吧,總是手里沒錢。”

  “那到不用,我也不花啥錢。”王志剛嘿嘿傻樂起來。

  “這可是跟著人家借光了,”老王太太感嘆了一聲:“志剛你以后可得好好表現,聽見沒?人家對咱們好得記著,別虧了心。”

  “我是那種人嗎?”

  “你最好不是。”

  “爸,我老姨夫還說讓你們領我去京城看他家弟弟呢,你們啥前帶我去?”王曼妮眨著黑亮亮的大眼睛看著王志剛。

  “那可得等以后了,現在肯定不行。媽喲,以后這走個親戚也太遠了,京城。我特么去沈陽的次數都沒超過倆手。”

  “我都沒去過沈陽呢。”徐熙鳳剜了王志剛一眼。這些年的日子雖然不至于說苦吧,也確實沒享啥福,心里總歸是有點委屈的。

  再和親妹妹這么一比……

  “以后我肯定好好表現。”王志剛舉起右手發誓。

  呸。徐熙鳳啐了他一口。要表現還等現在?

  不行就是不行,這輩子也就是這么個樣了,好在對自己和孩子是真心好,雖然清貧也沒負債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  大部分人家也就是這么過了一輩子,到也沒什么可說的。

  收拾好衣服,老太太把老頭喊下來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,難免又把這一天的經歷細細的再說一遍,再感嘆一遍。

  像做夢似的。

  張鐵軍回到市里就已經是飯點了,直接去食堂吃飯。

  張爸,張鐵兵,周可麗,小柳四個人坐在一起,張鐵軍過去坐下來:“姐,你事情辦完啦?”

  “好了。”小柳點點頭:“檔案我自己帶過去到那邊落一下就行了。老丫家那邊弄好了?”

  “嗯,給她姐找了個活,給留了點錢。”

  “她姐長的好看不?”周可麗問。

  “長相不如老丫,氣質挺好的。”張鐵軍搓了搓手,看了看張鐵兵:“都不知道去給我打飯哪?眼力界呢?”

  張鐵兵翻了個白眼兒,起來去給張鐵軍打飯。

  “沒給在市里弄套房子?”張爸說:“那空著也是空著,讓她們住好點老丫也省心,你對不起人家就對人家家里好點,多做點。”

  小柳和周可麗對視了一眼,都沒吱聲。

  張爸看向小柳,小柳急忙搖頭:“我家里不用,爸,你不操這個心,鐵軍對我們好就行了。”

  “那就多回去看看,多給拿點錢,咱家又不缺錢。”

  “嗯。”小柳點頭答應。

  “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看看?”周可麗問小柳。

  小柳撇了撇嘴:“不知道,沒想好,過年看吧,我氣還沒消呢。”

  “跟父母有什么氣不氣的,”

  張爸說:“往深了想還不是都為了你們好,哪有不是的父母?鐵軍你趁著回來跟小柳回家去看看,也讓人家父母放點心。不聲不響的。”

  “那就剩鳳姐家了,不去呀?”周可麗問。

  “我連大門都找不著。”張鐵軍說:“她家在哪呀?你倆知道不?”

  “在金坑。”小柳說:“具體就不知道了,那邊我也不熟,說了在哪我也不知道,記不住。”

  周可麗也搖頭。她和張鳳她們幾個本來接觸就少。

  張爸看了看張鐵軍:“光說對人好,都不如我。小鳳家在黃嶺子,玻璃礦那邊,去了打聽唄,那還不簡單?就是沒有那個心。”

  “爸你咋知道的?”周可麗問張爸。她早就改口了,跟著小柳她們一起叫媽爸。

  “你媽說的,我又不好問。你們幾個能看得上鐵軍,愿意和他過,我和你媽都高興,咱們一家人都好好的。

  不過把家里也要照顧好,別等以后后悔,你們又不缺不缺東西,該給就給。”

  “我家真不用,”小柳鼓臉:“我爸我媽退休工資都花不完,我哥自己也不少掙。我挨罵他都不幫我說話。”

  “那,明天再待一天吧,我去黃嶺子看看。”張鐵軍接過張鐵兵遞過來的餐盤:“柳姐要不要回去?”

  小柳瞄了張爸一眼,搖搖頭:“年底吧,年底我再回家。我明天和小秋逛街。”

  吃完飯,一家人回到樓上聊天看電視,一直到快九點了,張鐵軍和小柳,周可麗三個人起來下樓,來到十樓。

  “你自己住去,我和柳姐一屋。”進了門周可麗就推了張鐵軍一把。

  “為啥呀?”小柳沒明白,看了看周可麗。平時周可麗可是猛將,幾個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就沒看到她不好意思,這是為了啥?

  “我例假還有一天。”周可麗就笑:“我可不想看著你倆熱乎,憑啥呀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