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小伙你誰呀?從哪來的呀?你認識俺家小鳳啊?”張鳳媽一邊打量張鐵軍一邊問。

  “張鳳現在是我媳婦兒,”張鐵軍掏出煙給張鳳爸和那大爺都遞了一根:“大娘你抽煙不?”

  “整一根也行,平時到不咋抽。你從哪來呀?”張鳳媽也接了一根。

  “我家就是市里的,我從京城回來,我在那邊上班。張鳳和我在一起幾年了,一直跟我在那邊。”

  張鐵軍幫三個老的點上煙,一邊介紹自己:“前兩年我勸她回來看看,她有點賭氣,具體的我也不好問,她也不說。

  后來是因為孩子,她給我生了個兒子,現在兩歲了,暫時離不了手,她還要上班,就一直沒倒開空回。

  這次我回來辦點事兒,她讓我來家里看看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呀?”張鳳媽有點懵。

  “這事兒肯定不帶假的,這個能亂說嘛,是吧?”張鐵軍就笑:“媳婦兒子還能亂認?好幾年了我第一次來,你們別生我氣就行。”

  “那不至于。媽喲,這不聲不響的。”張鳳媽就去看張鳳爸:“這,孩子都給人生了,這瘟災孩子你說,賭氣也沒這么個賭法啊。”

  “還不都是你給慣的,”張鳳爸皺著眉頭:“說不得罵不得的,從小主意就正。”

  “小伙你姓啥?你是干啥的?”那大爺在一邊問了一聲。

  “我也姓張,張鐵軍。我是當兵的。”

  “你瞅著,不大吧?”

  “我比鳳姐小點。”

  “媽喲,小鳳真是能耐。你知道她離過婚不呢?”

  “知道啊,我稀罕她就行了唄,以前和我又沒啥關系。你們放心吧,我倆好著呢,現在過的也好,等看看今年過年她能不能回來。”

  “還挺忙啊?”

  “嗯,事兒不少,我工作也多,她現在也忙。”

  “那跑那么老遠,孩子誰給帶呀?”

  “我媽這會兒在那,平時家里有保姆。”

  大爺就扭頭問張鳳爸:“保姆是啥玩藝兒?”

  “老媽子唄,伺候人的。”張鳳媽說:“進屋吧,別站在這說,進屋來,你喝不喝水?”

  幾個人進了屋里。

  就是普通人家,一進來是廚房,還是燒煤的爐子,到處煙熏火燎的感覺但是收拾的挺干凈的。

  屋里就是一鋪大炕,鋪著紅藍花的炕革,被服褥子整整齊齊的疊在炕柜上。

  “坐。”張鳳媽拿了個抹布把炕沿撣了撣:“你在京城當兵啊?”

  “嗯,在京城。”

  “你當的是什么兵呢?”那大爺問。這老頭說話挺操蛋但是真能嘮,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。

  “陸軍。”

  “當幾年了?將來能干上志愿兵不?復員的話是回來還是留那頭?”

  “我復不了員,得干一輩子,基本上就在京城了。”

  “那你是當官的呀,啥銜?小鳳現在算是隨軍了唄?”

  “對,她算隨軍,不過我們在京城有自己的房子,住自己家里。”

  “啥部隊呀還興住外邊的?你扯蛋吧?”

  “我在總政,不在部隊里面,在機關。”

  “你說說,好幾年頭影不見,信也沒有一封。”張鳳媽嘆了口氣:“這孩子呀。你說當初……賭氣就家也不回了,爹媽也不要了。”

  “開始那時候是賭氣,”張鐵軍給解釋:“后來真不是,是沒時間。具體的等她回來自己跟你們說吧,我就是過來看看,也讓你們放點心。”

  “小鳳在那邊現在干什么呢?”那大爺問了一句。

  “在基金會工作,管錢。”

  “基金會是什么玩藝兒?”大爺問張鳳爸,張鳳爸皺了皺眉:“誰知道了,什么公司唄,現在這名頭也多,誰能搞懂?”

  “她在那邊……”張鳳媽看著張鐵軍問:“具體是干什么呢?她也沒啥文化,給人管錢能行啊?工資有多少?穩定不?”

  到底是親媽,是真關心。

  張鳳媽其實也就是五十多歲,還不算老,但是常年干活務農風吹日曬的,平時也不保養,瞅著就有些蒼老了。

  不過還是能看得出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大美女。

  “基金會就是花錢的地方,做公益的,鳳姐平時就是做審核工作,看看這事兒能不能做,什么都得她簽字了才行,穩定。”

  “媽呀,那么有權哪?”

  “嗯,權力不小,她說了算。一個月工資有兩千多塊錢。”這個也不敢說多,說少了也不好,就取了個中。

  “那可真不少,京城的工資這么高啊?難怪人家是首都。還得去大地方啊。她怎么就找著這么好的活了呢?”那大爺有點難以理解的樣子。

  “你說的這些,都是真的呀?”張鳳爸看著張鐵軍問了一句。

  “是。”張鐵軍點點頭:“這些也用不著撒謊不是,都在那擺著的。等以后有時間了接你們過去看看。”

  “孩子還好啊?”張鳳媽問:“兩歲都可哪跑了,叫什么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