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叫張小懌,怪字出頭那個懌,小名叫樂樂。”張鐵軍摸了摸兜,拿過包包從里面找出來張鳳抱著兒子的照片遞給張鳳媽:“差點忘了。”

  這照片就在自家園子里照的,張鳳半摟著兒子看著鏡頭,小樂樂舉著兩根手指頭,背景是一片花海。

  大歡歡也在,趴在樂樂腳邊往這邊看著,舌頭耷拉在嘴外面。

  居移氣養移體,現在張鳳可不是當初選廠大集體的那個女工了,穿著打扮氣質眼神兒都已經全面的提升,一瞅就不是一般人。

  “這孩子長的真好。”張鳳媽摸了摸相片上的外孫子:“小鳳沒咋變。胖乎了點兒。你看看,是不是胖了?”她把相片遞給張鳳爸。

  那大爺在一邊也想看,又不好意思爭,就有點抓耳撓腮的。這大爺年輕的時候肯定是個上竄下跳的淘氣包子。

  “去年間,夏天的時候,有個小柳過來家里,你知道不?”張鳳媽看到女兒和外孫的照片有點高興,語氣都柔和了,問張鐵軍。

  “柳姐呀?”張鐵軍抓了抓頭皮,想了一下才想起來,去年夏天小柳回沈陽的時候,好像她們幾個是說讓小柳來家里看看。

  “她是干什么的?瞅著也不是一般人兒。”

  “柳姐原來是前進歌舞團的副團長,現在調到軍部藝術學院去了,也在京城上班。她原來也在選廠,在工會,和鳳姐認識。”

  “哦,我說的,”張鳳媽點點頭:“親不親家鄉人,到是也有個照應,那丫頭長的也好看,還是干部哪?”

  “去年?”張鳳爸抬頭看了看張鳳媽:“人家那是大校,那位置可不低了。人家那總上電視呢,挺好個丫頭,笑呵呵的。”

  “你倆戶口現在都在哪呢?”張鳳媽又問張鐵軍。

  “在京城,我倆的都落過去了。”

  “那可挺好,要不介沒戶口在那邊怕是也不好生活。挺好的。”張鳳媽點點頭。

  “現在戶口不算啥了,糧本也沒了,有錢就行。”那大爺接了一句,擠到張鳳爸邊上看相片。

  “那,你們以后就是定了京城了?”張鳳爸松開相片回過頭看了看張鐵軍。

  “是,應該不會有什么變化了,我倆工作都在那。”

  張鳳爸咂了咂嘴,嘆了口氣:“也行,也挺好,到是不用操心了。好好過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倆肯定能過好,不用你們跟著操心。”張鐵軍趕緊溜須:“鳳姐總說以前太讓你們操心了,以后得讓你們享點福。”

  “你這話說的我都不信。”張鳳爸撇了撇嘴:“她那性子……能說出這話才怪,反正啊,你能不嫌她就行,日子是你們兩個人的。”

  “這還真是她說的,有了孩子以后變化挺大的,等以后接你們過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可不,”張鳳媽說:“不養兒不知父母恩,自己有孩子了,不老少事兒也就明白了。這話我信。去就不用了,這么老遠的折騰,不用。”

  “現在你家我哥干什么呢?”張鐵軍換了個話題。

  “就在礦上,接我班兒。”張鳳爸說:“現在礦上效益也是不咋的,湊合混吧,總比在家吃糠強。”

  “現在礦上不出錢哪,”那大爺又接話:“都特么這樣了,上面還攪活,今天來查明天來查的,這不合格那不合格,也不知道特么怎么想的。”

  “查環保?”張鐵軍看了看他。

  “可不是。我看就純屬是扯蛋,這都干了好幾十年了,才想起來呀?就是沒事找事兒。”

  “這個可不能這么說,抓環保也是為了你們身體健康,好處還是挺多的。”

  “我看不出來,多少家指著這個礦吃飯?把礦山弄停了哪好?”

  張鳳爸說:“查歸查,改歸改,這話咱先不說,給錢吶,又不給錢,今天這么改明天要那么改的,都拿氣兒吹。不叫玩藝兒。”

  張鐵軍拿出筆記本記了幾筆:“等我回去問一問吧,看看是什么情況。”

  這幾年國家大力抓環保,其實是好事兒,不過不管什么事兒到了下面總會出現各種奇形怪狀的情況,這個也是沒招兒。

  什么經都會有人給念歪,只管不理一刀切可不是后來才有的習慣。

  玻璃礦從這會兒開始就一直在走下坡路,一直到兩千年被私人接手以后才好轉起來。接手人就是這會兒的礦長和工會主席。

  也不知道他倆是從哪弄來的八百五十萬,估計是用氣兒吹出來的。

  “你還管這個?”張鳳爸看了看張鐵軍。

  張鐵軍點點頭:“我擔任著巡視專員,這些事兒都可以問一問。”

  “巡視員兒啊?”那大爺又知道了:“那不低呀,巡視員兒,正的副的?你不是在部隊嗎?”

  “部隊也有巡視員呀。”張鐵軍笑著看了看他。

  “你這么年輕怎么當巡視員了呢?那不是半退的虛活嗎?”

  “誰說的?”張鳳爸已經認了張鐵軍這個姑爺,這話就有點不愛聽了:“提拔過渡不行啊?那誰,那誰家小誰,不就是從調研員走了一步嗎?”

  省部級以下沒有巡視專員這個職務,所以他們不知道也正常,都以為張鐵軍說的是巡視員。

  這會兒巡視員是副廳級虛職,副巡視員是正處,調研員是副處或正科。后來隨著并行規定的公布,這兩個職務都進行了調整分級。

  “大爺,”張鐵軍收起本子,對那大爺說:“你不去挖坑扎帳子啦?這都耽誤你好一會兒了。”

  “對,你趕緊回去干活去吧,謝謝你給指門兒。”張鳳爸推了那大爺一下:“別再耽誤你家的活兒,回去吧。”

  “這咋還攆上了呢?”

  “不攆你,回去弄活去,晚點過來喝一盅。”

  “可不是的,”張鳳媽說:“趕緊去扎你的帳子,別到時候又說是俺家給你耽誤了,俺們可賠不起你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