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我先回電話。”張鐵軍坐到駕駛位上,插上鑰匙拿起電話。

  老仲辦公室的號碼,他都不用看電話本,直接撥了回去。

  “鐵軍?”

  “仲哥,是我。呼我干什么?我明天就過來了。”

  “明天保準不?你這家伙說話現在我有點不敢聽,這都幾天了?你家里有啥事你舍不得走?”

  “大哥,我都半年沒回來了,不得走走看看?我在張鳳家里呢,過來看看她爸媽,這么幾年了我還是頭回上門。”

  “小鳳啊?你在他家?這是,上門看老丈人唄?”

  “嗯吶,那不是應該的?我明天一早動身,高速也用不到多長時間。”

  “這頭都等你呢,我馬上在省里還有個會要開,你不急我急呀,開發區這邊就等你這一炮我好向省委匯報,你可別坑我。”

  “你這邊是小事兒,相關單位的人都來了沒?安排在哪?”

  “我讓人帶著參觀呢,該來的差不多了,借著開會我看看能不能再挖點啥。你說,借著這事兒能不能往我這落幾個廠?”

  “可以,我在會上會提一提這事兒,有幾個關鍵廠要落地。這事兒你不要提,打聽都不要打聽,有這心你幫我多操心點大鋼大化。”

  “我昨天還過去看了一圈兒,方方面面都讓人盯著的,你就放心。這頭老廠可以安排了。”

  “有計劃,等搬遷的時候再遞吧。我就感覺現在的這個申請機制有點問題,搞的太復雜了,修個濱海公園還得省里批,我都不知道為什么。”

  “我也這么覺著,要不你使使勁兒給改改?”

  “你自己不上推我?你是感覺我現在管的事情還少是吧?你上,我幫你說說話還行。”

  “你和李總關系好嘛。”

  “你可拉倒,我這才幾天?行了,不說了,明天見了面說吧。嫂子在哪?”

  “這段時間就大連京城兩頭跑,不都是你給安排的嗎?這兩天在家,知道你要來。”

  “行,忙點好,省著她東想西想的。掛了啊,我老丈人在這呢。”

  “掛吧,替我給叔叔問個好。”

  “你自己說吧。”張鐵軍把電話遞給豎著耳朵的張鳳爸:“大爺,大連仲市長要給你問好。”

  老頭聚精會神的聽著,嚇了一跳,忙搓搓手接過電話按在耳朵上:“你是仲市長啊?”

  “對,張叔,我就是鐵軍和張鳳的哥哥,你老身體好唄?”

  “好,好著呢,鐵軍年紀小,還得你們多幫襯,辛苦你。”

  “張叔,這話可不能說呀,他現在官可比我大多了,我得聽他吩咐,你老幫我說說好話到時候我來謝謝你。”

  “行了,掛了吧。”張鐵軍拿過電話扣掉:“大爺,要不我往家里打一個,你和鳳姐說說話?”

  也沒等張鳳爸同不同意,張鐵軍直接撥到了家里。

  “喂?誰打電話?”

  “樂樂,媽媽在不在?”

  “爸爸。嘿嘿,媽媽不在家,媽媽在五號院,上班,你忘啦?”

  “爸爸咦?”妞妞的聲音甜糯糯的傳過來。

  “在這里,在打電話。你說話。”電話里全是倆孩子呼哧呼哧喘氣的聲音:“爸爸。”

  “哎,妞妞,在家聽沒聽話?”

  “聽咦。哥,哥哥不聽話,他不乖。”

  “我聽話。”樂樂委屈的在一邊喊,這哪是妹妹呀,這是個冤家呀,二話不說啥也沒有就告狀。

  “好了,你倆去玩吧,過幾天我就回來了。掛了吧。”

  張鐵軍按斷,重新撥到張鳳的辦公室,對張鳳爸說:“妞妞是我姐的孩子,離婚了,我讓她管我叫爸。

  家里的孩子都叫我爸爸,沒有爸爸可不行,對孩子的成長不好。”

  你看,全是實話,真的一句假話都沒有,咱們就是這么敞亮,這么坦誠。

  “喂,這里是中國龍鳳基金,請問您哪位?”

  “我是張鐵軍,轉一下理事長辦公室。”

  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  那邊龍鳳基金的內勤吐了吐舌頭,麻溜的接通理事長:“鳳姐,張哥的電話,我給你接進來。”

  咔嗒一聲,電話接通:“鐵軍。”

  “嗯,挺忙嗎?”

  “還好意思問,你給我安排了多少事兒你自己不知道啊?剛和人大京大簽完合同,這一批三千五百多萬。現在這些學校都聽到信了。”

  “你不用一家一家接待,讓他們申請,你這頭把好關就行。”

  “感覺不太好,接待一下也是咱們重視,錢都花了怎么也得落下點念想啊。你幾號回來?”

  “我在你家,你等下,讓大爺和你說。”

  “啊~~?”

  張鐵軍把電話遞給張鳳爸:“大爺,你和她說吧。”

  張鳳爸再一次受到了沖擊,好像女兒現在這有點了不得啊,還說什么三千五百萬,那得是多少錢?

  “鳳啊?”

  “哎,爸,是我。鐵軍來咱家啦?我都不知道,他也沒和我說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