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什么怎么樣?”萬興珂兩手一攤說道:“就這么跟你說吧,你摔斷腿的事情,在運動會結束前就傳到菁英學院了,你說怎么樣?”

  “還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。”伊蘭幽無語的笑了一下說道。

  “還笑!”屠曉菲嘟了嘟嘴說道:“明天開始就是十月一長假了,偏偏這個時候受傷,我還指望十月一大家一起出去玩嘞。”

  “就想著玩。”伊蘭幽白了她一眼說道:“作業留少了是不是。”

  “誰說的,這白老師平時還挺好說話的,這作業真是留的一點都不心慈手軟,充分體會了當代人民教師特有的心狠手辣滅絕人性。”屠曉菲長出一口氣說道:“白老師長得文質彬彬的,看來應該是個白切黑的腹黑型人格。”

  “都最后一年了,這作業留的多一點也正常。”韓錦香笑著說:“大不了到時候一起寫,我陪你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屠曉菲嘟了嘟嘴便妥協了。

  “你們有完沒完了。”伊蘭幽撈起枕頭就向兩人打去:“我都這個德行了,你們還來我這秀恩愛!你們的良心就不會痛嗎!有沒有良心!有沒有!”

  “哈哈。”屠曉菲和韓錦香笑著躲閃。

  幾人笑出聲來,病房里輕松愉悅的很。

  “對了,向九兒說她去給你買你最愛吃的那個粥,讓你少等一會兒。”張亞想起電話里向九兒的話便復述說道。

  “恩。”伊蘭幽應了一聲說道:“讓她好好吃頓飯吧,跟著我折騰了大半天,一定餓壞了。”伊蘭幽想了一下問道:“幾點了?”

  “快五點了。”張亞說道:“你們其他人先回去吧,也都沒吃晚飯呢,我在這陪陪她就好。”

  “恩。”其他人應了一聲紛紛說道:“我們明天再來。”

  “好。”伊蘭幽點了一下頭。

  “哥,你留在這陪學霸嫂子吧,我先走了啊。”萬興珂擺了擺手,這個程栩檸真是比泥鰍還滑手。

  尤其是現在伊蘭幽還出了事情,她得盡快把這貨抓到才行。

  萬興昊點了一下頭。

  看著所有人都走了,張亞坐在伊蘭幽的床邊把枕頭放好說道:“萬興昊,你去樓下先隨便買點面包什么的,讓幽幽先吃一點,九兒還不知道幾點能回來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萬興昊點了一下頭便出去了。

  病房的門被關上,張亞便轉頭看著伊蘭幽說道:“說罷,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也沒什么。”伊蘭幽說道:“本來也不是什么大手術,但是一旦傳出去人云亦云很容易傳出事情,不得已而為之。”

  “所以身體是真出問題了?”張亞微微皺眉。

  “恩。”伊蘭幽點了一下頭:“過勞,要切除部分肝臟。”

  “肝臟的再生能力很強,本身就是免疫系統,代謝能力也是一流。”張亞說道:“如果是過勞到這種程度的話,其他內臟應該也有不同程度的損耗吧。”

  “恩。”伊蘭幽沒有隱瞞,她知道張亞足夠聰明,即使自己隱瞞了也沒什么鳥用便干脆直接交待了。

  “所以就故意摔斷了腿?”張亞指了指打著石膏的腿說道。

  “恩。”伊蘭幽再度點了一下頭。

  “真是拼。”張亞嗲了嗲舌。

  “你知道的。”伊蘭幽苦笑一下:“我別無選擇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張亞長嘆一口氣看著伊蘭幽的腿心里不怎么好受:“有的時候真恨自己的無能為力。”

  “你已經幫我很多了。”伊蘭幽笑了一下說道:“有你在我身邊已經夠幸福的了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