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頭痛欲裂,還有隨之而來的疲憊與過度的空虛感。

  “嘶……”肖波想要起身卻覺得自己的身上除了酸痛還有刺痛交合傳來。

  “嗚嗚嗚……姐姐……你在哪……救我……”女孩微弱的啼哭聲夾雜著求饒的聲音有一聲沒一聲的:“救我……”

  肖波尋著聲音看過去便瞧到了一個赤身的女孩,身上青紫斑駁一塊一塊的,慘不忍睹,最駭人的還是順著腿流下的斑駁血跡。

  緊接著就是破門的聲音,肖波還沒來得及去辨認女孩的身份便一把拉過破碎的衣服遮住下身,然后猛地抬頭看向沖進來的人,原本想要發怒在見到來人的容貌,肖波也是一怔:“方……”

  雙眼赤紅,進來的女人瞧見這個畫面瞬間迸發出無盡的殺意。

  “姐姐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地上的女人的求救聲一陣接著一陣聲音卻是越發微弱了。

  大步流星走到女孩身邊,將人小心翼翼的抱起:“媛媛,你怎么樣?”

  “別,別碰我……”方媛一雙眼睛是半睜半閉,眼眶紅腫的厲害,像是流盡了眼淚,雙目空洞無神,雙唇紅腫,嘴角和身上還有不能言明的穢物滴流。

  肖波看到女孩的臉這才知道這人是誰,心里咯噔一聲肖波連忙說道:“方憐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被下藥了!我……”

  沒給肖波接著說下去的機會,方憐一記眼刀飚過去,緊接著直接拿出一只手槍抵上了肖波的眉心:“再說一個字,我就崩了你!”

  方憐在克制自己的行徑,天知道她多想一槍蹦了這個畜生,但是肖波也是神秘人的人,如果她這個時候把肖波殺了,不只是她,連方媛都會受牽連。

  “姐……救我……”方媛的雙眼沒有焦距,整個人就像是一個上了弦的娃娃,只是一味的重復著求救的話語。

  “媛媛,我帶你走。”方憐將方媛抱起然后一把扯下落地的窗簾遮住她破敗的身體。

  這時,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門口,一推開門便是大罵:“肖波你這個畜生!你對我的寶貝女兒做了什么!我告訴你,你毀了我女兒的名節,我方家也不是吃素的!我……”

  方繼偉準備好的臺詞還沒念叨完就對上一雙陰森的雙眼。

  “我早該殺了你。”方憐陰冷的看著方繼偉,如果她早把方繼偉殺了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,方媛也不會遭受這樣的事情。

  “……”方繼偉猛地倒退兩步,之后咽了一口口水說到:“你這個不孝女我是你爸爸!”

  “……”方憐抱著方媛一步步往外走在走至方繼偉的身邊的時候,方憐冷聲說道:“記不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,如果你敢打方媛的主意,我一定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方繼偉愣愣地看著方憐,那一瞬間他感覺方憐絕對是認真的。

  “哼。”冷哼一聲,方憐抱著方媛便昂首走出了肖氏餐廳,司機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,見到方憐抱著方媛出來連忙將車門打開。

  這個時候在肖氏餐廳用餐的人不少,見到這個畫面的人更是不少。

  一時間,關于方憐抱著只蓋了窗簾出來的女人的消息傳的到處都是,也立即有人猜測到了這人是方媛。

  算上之前周氏的那一回而,方媛的名聲在Z市是徹徹底底的敗壞了,一丁點都不剩了。

  方憐在車上時便聯系了醫生,等她們到家的時候,醫生也已經到了。

  在臥室,方憐陰沉著臉坐在一旁,目光望向窗外,面上沒有一絲表情沒有人能猜到她在想什么,方媛躺在床上,醫生仔細給她檢查創傷頻頻嘆氣。

  做了最后的檢查,醫生來到方憐身邊:“方大小姐,方媛小姐可能……堅持不住了。”

  方憐的臉上這才有了微妙的表情:“你說什么?”

  “本來就是戒毒休養的虛弱時期,身子就弱的很,現在,現在又遭受這樣的事情,不說精神創傷,單是身體……撕裂嚴重,而且已經有感染的跡象……”醫生頓了一下說道:“方媛小姐的生命跡象……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